您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Chasing the Light——南开国际课程中心熊飞逸: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录取分享

  • 2019 Brain Bee全国赛 1
  • 2020 Brain Bee重庆赛区宣讲会 2
  • 葡萄牙大航海纪念碑 3
  • Chasing the Light——南开国际课程中心熊飞逸: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录取分享 4
  • Chasing the Light——南开国际课程中心熊飞逸: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录取分享 5
  • 熊飞逸 6
  • 熊飞逸 7
 

熊飞逸
    南开国际课程中心高2020级学生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ED录取
    专业:公共卫生、神经科学
    托福:110+
    SAT:1500+
    AP:7门
                                    前言
    当我打开电脑word文档,带着不亚于推敲主文书的纠结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心中那种难以言喻的恍若隔世感比起12月14号凌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没有丝毫减弱。从初中刚刚决定要留学时的踌躇满志,跨过高中两年多的迷茫和焦虑,再到现在稍稍能卸下一点点心理负担,我竟然真的即将翻开人生的崭新篇章。
    既然也跌跌撞撞走过了这条路,我自然懂得这类作者自顾自掏心掏肺的经验分享实际上并不能真正抚平学弟学妹们心中或多或少的担忧,某种居高临下的说教感也近乎不可避免;但我仍然希望,倘若有读者可以从这寥寥的文字当中获得一点点继续前行的勇气与信心,那就足够了。
                                    标化
    不管提交的成绩在他人的眼中是出类拔萃抑或是不足挂齿,这个最终结果对我自己来说依然是个咽不下的遗憾。时至今日,在和身边人唠嗑提起标化这件事时,我依然会有像祥林嫂一样絮絮叨叨个不停的冲动:“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阅读部分容易丢分,不知道语法和数学也会在魔鬼curve的加持下如此心狠手辣……”
    其实深究起来,我托福和SAT的开局都还算不错:因为很早就做了留学的决定,所以我英语能力的入门准备开始得比大部分同学要早上那么一点点,在与ETS和CB殊死搏斗的过程当中也就幸运地多了微不可察的一丝从容。当然,提早准备在冲击标化的道路上算不得是充分条件,甚至连必要条件也算不上。真正重要的,在我看来,是将所有用于备考的时间、精力发挥出最大作用、从其中汲取尽量多的收获。上课期间老师抛出了问题,即便周围一片寂静也要尝试厚着脸皮去回答、说出自己的想法;布置了英语文学的补充阅读,那就争取快一点跟上教学的步伐,学到理解、分析文义的方法本身;老师说在阅读文本时要有批注,那就多花一点时间在上面,把整个逻辑线都整理出来——我大多数的阅读资料都被各种颜色的笔写写画画得快要看不出印刷字迹。
    当然,最终考试的结果也部分取决于临场的状态;没能一直集中精力备考、无法维持最佳水平也是我分数高开低走并为之悔恨至今的原因之一。但说到最后,冷到不行的考场、时不时发出恼人声响的同桌、甚至时不时要抽风的curve不过都是借口,如果可以保证自己的绝对实力,任何不利因素都不足为惧。
                                    活动
    作为留学生,谁没有为了那些五花八门的各种活动秃头的经历呢。在刚刚进入国际课程中心的时候,尚且懵懵懂懂的我就从学长学姐那里接触到了各式各样的项目、比赛,每一个看起来都有光鲜亮丽的结果,每一个似乎都能为自己的简历增添十足的分量。也不是没有因为一时头铁就决定要投身于某个大热的项目,不过很快,一些真正现实的问题就把飘飘然的我拖回到了地面:“我真正想从这个活动里获得的是什么?”“我选择它是真的因为喜欢还是单纯跟风?”“我有足够的能力和时间来完成它们么?”凡此种种。
    我很庆幸,歪打正着地,在许多次强迫自己冷静和放手之后,余下的都是我真心愿意为了它们付出时间、精力,并且带给我丰厚回报的选择。
    借着生涯规划课的平台,我和另一位同学开始了ReCity Project,尝试单纯、真实地反映在中国当今整体“有益”的城市化趋势下出现的一些现象和问题。现在看来,那时在开题报告时带着心虚却大言不惭说出口的“社会责任感”和“学术自信”,我竟然真的都做到了。ReCity的研究让我从一个前所未有的视角观察此前完全陌生的群体和现象,甚至尝试为那些在城市化趋势下并没有过得更好的个体尽一份绵薄之力;同时,在断断续续啃完了几本艰涩的书籍,每周在咖啡厅枯坐整个下午、回家熬夜到凌晨写那些在同龄人之间根本无法赢得关注、取得共鸣的主题之后,我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也可以做到在理论要求很高的一件事情上研究得足够深入,成为输出大量信息的一方。
    带着些许胆怯与更多的好奇,我还参加了Brain Bee脑科学大赛,学着迅速把那些陌生的词条吸收进脑海里,在痛并快乐着的备赛过程当中满足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向往,甚至进一步确定了未来的专业取向。
    尽管申请季中我无数次担心自己这份说实话奖项并不出众的单薄简历泯然众人、不够有竞争力,但幸好,现在看来,每一次取舍都是值得的,它们拼凑、融合,塑造了如今的我。
                            申请季,和其他的一切
    我的申请表里填写的意向专业是公共健康、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现在看来,一切不过是注定:许多年前,在那个似乎更应该沉迷童话和玄幻小说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自己丢进了各类刑侦、法医和心理学相关小说、影视剧和纪录片的海洋;在威尼斯,我一边和身边同伴一起挑选着精雕细琢的美丽面具,一边心里却记挂着橱窗角落那个数百年前医生用来笨拙预防鼠疫的尖嘴面具,为了那一点点自己未来在流行病防治领域能否做点什么的憧憬而幼稚地热血沸腾。
    诚然,这些单纯得甚至有些可笑的雄心壮志有时甚至连我自己都无法说服,更遑论开口说出去贻笑大方;我也曾无数次面对父母关于未来就业的担忧表面上无所畏惧,心里却一边承认他们可能真的是对的,一边慌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还有在那些不得不去的聚会中,压抑着心中的愤懑,带着强行营业的礼貌微笑向那些或认真或戏谑的长辈解释,“公共健康学出来真的不是去当居委会大妈的”。
    关于未来的光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或许不久之后,我会拍着胸口长舒一口气庆幸当初做了正确的选择,又或许,我会后悔到想要穿越回来当头一棒敲醒这个说什么也要走这条路的自己。但思来想去,既然不曾有人掌握一眼窥见未来的方便法门,一切选择不过就是为了不违逆当下的真实愿景——不过就是要趁着还有机会,抓紧时间做那个幼稚的理想主义者。
    我自认不是一个擅长言语表达的人,哪怕是现下这篇文字我也写得举步维艰;那些思想或是感触的火花往往在被我主观捕捉到之前就悄悄消逝,只留下影影绰绰的一点痕迹。可一篇篇要我不落窠臼又适当表现自己的文书却让我学着从以本能和理所应当为驱动的平常生活当中不断汲取灵感,为自己或大或小所有选择与举动寻求缘由和意义。
    起初几版主文书中,怀着对大学招生官的诚惶诚恐,我总是在尝试要标榜一些什么,却越写越迷茫,感觉字里行间失去了个人的色彩。不过还好,后来我终于找回了时不时冒头的那个“不要怂就是刚”的自己:旅行、徒步、看英雄联盟、宅、多数时候慢热,不管传统意义上这是否是个“好孩子”,总之是把最真实、独一无二的我全盘交付在了那650词的篇幅当中。在尝试用自己不甚擅长的方式交付真心、似乎还得到了肯定之后,我也终于能够摒弃一直以来的自我怀疑,承认自己好像是个还不错的人。
    平心而论,看似漫长却仍如白驹过隙的申请季对于我来说是不愿回望的一段挣扎。嘴上嘻嘻哈哈开着“没书读”的玩笑,真实的焦虑和担忧却犹如附骨之蛆。我在点击SUBMIT的按钮时迟迟下不去手,一遍又一遍从头到尾通读自己的整封申请,担心自己缺漏至关重要的内容;哪怕在递交申请之后也不曾给自己一份安宁,在父母、老师面前摆出“一切尽在掌控”“反正我就是要去这个学校”的志在必得,在相熟的同学面前说着“实在不行就Gap一年嘛反正我年纪小”这样大大咧咧浑不在意的话,却又在许多个深夜万籁俱寂的时候兀自回想是不是当初多参加几个比赛、把标化再提高一点、把自己再逼得狠一点,我才能够稳稳地踏入梦校的大门。所幸,现在看来,我应该是不需要再为自己任何一个决定后悔:那个哪怕做不完寒假作业也要挤出时间去旅行、靠着在学校拼命补回平时成绩的我,那个在筹备活动、准备比赛和死磕标化之间分身乏术却宁愿继续压缩睡眠时间也不肯丢掉电竞和音乐剧的我,那个无比头铁又自相矛盾的我,真的赢来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那一句“我还可以,我配得上”而已。
    我也依然确信,身边这些尚未从申请季脱身的同学们当中有许多人都比我更优秀、更值得一个好结果;尽管一切的言语现如今都显得苍白无力,我仍想要在文末附上音乐剧Next to Normal中的一个段落来表达些什么:
    And when the night has finally gone
    And when we see the new day dawn
    We’ll wonder how we wandered for so long so blind
    The wasted world we thought we knew
    The light will make it look brand new
    So let it shine
    会有光的。迟,或早而已。

高2023级国际班招生咨询火热进行中......
    重庆南开中学国际课程中心
    电话:023-65340583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沙南街1号
          南开中学第三教学楼4楼